乐平新闻 首页> 财经> 正文

西方解除对伊朗经济制裁 官员称不会忘记中国

2020-03-17 02:11:58
  

  伊朗解禁,中国商机多了还是少了?

  “中国是在伊朗遭受不公正制裁期间,唯一对伊朗经济有实质性帮助的世界大国。”在伊朗,政府高层有这样的共识。《环球时报》记者听到不少伊朗人对中国企业和商人的感激之言,并希望中国能“优先”对伊朗有更多贡献。西方逐渐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但围绕26日举行的伊朗议会及专家会议选举美国还是指手画脚,以至于伊朗最高领袖呼吁民众抵制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干预。随着伊朗总统1月下旬访问欧洲,以及日韩俄印等国企业开始纷纷进入伊朗,伊朗人心气高了,希望能扭转因长期制裁而受困的经济。而在伊朗打拼的各类中资企业和大小商户对伊朗解禁还有很多准备没有做足。记者近日的采访中,听到最多的声音是“伊朗商机很多,但在伊朗需要足够耐心”。

  伊朗议员:制裁期间帮助过伊朗的国家应优先

  “伊朗要加强国内团结,加强与国际社会的合作,伊朗一定能够成为发达国家。”这是伊朗总统鲁哈尼2月11日在庆祝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时强调的一句话。谈到国际合作,鲁哈尼曾多次强调中国的贡献,希望中国人在伊朗大有作为。伊朗议会能源委员会主席马利维博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伟大的中国与伊朗关系一直很好,在伊朗遭受不公正制裁期间,中国是唯一对伊朗经济有实质性帮助的世界大国。中国是伊朗石油最重要的消费国;是与伊朗签署承包项目最多的国家,中国多年来始终保持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马利维说:“伊朗政府、议会有一个说法,即凡是在伊朗遭受制裁和经济困难时帮助过我们的国家,在经济制裁解除后,应当享有更多的投资优惠政策和更加优先的投资准入政策,伊朗绝不会忘记老朋友。绝不会因与欧洲国家、日本、韩国发展关系而忘记中国。”

  伊朗前驻中国大使马拉埃克说,患难见真情,要知道,在伊朗困难、受制裁时刻,与伊朗精诚合作的国家不多,伊朗在今后会优先考虑与中国的合作,优先考虑中国在伊朗的实际利益。记者了解到伊朗已出台一系列投资新政,其中一些优惠条例能否逐一落实也是中资企业关注的话题。如过去伊朗对外国投资者与伊方合资公司的控股有严格限制,即伊朗方必须占有超过51%的股份,目前这项规定已取消。企业有招募与投资领域有关的外国工程技术人员的权利,对于中资企业来说,就是可以在独资与合资公司中使用中方雇员。

  谈到伊朗与中国的合作,马利维说,很高兴看到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正在与伊朗的经济发展战略接轨,中国对伊朗经济发展贡献率在日益提高。伊朗正好处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因此伊朗有一切理由与中国加强紧密的经济合作。

  中企老总:伊朗很难找到中国这样的合作者

  伊朗百废待兴,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德黑兰经常有人半夜施工,起重机轰鸣,但有趣的是,伊朗民众很少有人投诉这类事情。在受西方制裁的日子里,伊朗政府更希望让民众认为,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主要还是自力更生的结果。“德黑兰许多基建项目是中国人帮助修建的,但过去到了竣工典礼却称忘了通知中方代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企业经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样的说法记者从一些伊朗朋友那里得到验证,不少人不清楚或没有关注地铁等项目背后中资企业的贡献。在德黑兰地铁进出口或地铁车厢上也都看不到有中国建造的字眼。

  中资企业在伊朗在建的重大项目有50多个,合同金额累计约1000亿元人民币。目前中国的“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承接着伊朗大部分石油建设项目,包括开采和炼油。在记者采访中,大型国企负责人都不愿透露姓名,大家都感到“伊朗虽然有效率低、谈判难的特点,但同时也有讲求实际、重感情的优点”。

  中企面临的局面正在发生改变。西方国家对伊朗制裁的解禁刚开始,伊朗此前反对美国,但青睐欧洲。100年前,法语是伊朗的第二语言,目前伊朗人用的“谢谢”一词与法语一致。在伊朗最多的外国口味的餐厅是意大利餐馆。鲁哈尼总统1月下旬访问意大利和法国,签署了巨额经贸合同。在西方解除制裁后,欧洲人纷至沓来,一些伊朗人选择余地很大,认为“东边不亮西边亮”。有的在与中国人谈判时口气很大:“如果你不找我,不接受我的条件,我们就去找欧洲人,欧洲人一定会来。”一些曾盈利的中国企业也感到生意不如以前好做。部分中国产品和工程项目在技术含量上不及欧洲,价格上优势也不大。

  欧洲人、日本人和韩国人大举进入伊朗,俄罗斯、印度企业也悄悄打开伊朗市场,这让中国企业有了更多压力,担心中国工程项目的黄金时代难再延续。但一位中国企业老总认为:“不论他们找谁,都很难找到中国这样的合作者,因为中国人克制、耐心、讲诚信,只要求低利润和长期合作,不会要求一夜暴富,而且愿意长期合作。”经营伊朗铁矿的回族商人买先生对记者说:“不要听蝲蝲蛄叫,伊朗人虽然心猿意马,但对伊朗市场最有发言权和最有经验的非中国企业莫属,在伊朗采矿、基础设施等行业,西方不是中国的竞争对手。”

  中国商户:伊朗商机很多,但需足够耐心

  伊朗欢迎中国民营企业投资和合作。新的招商引资政策允许并鼓励外国公司单独在伊朗投资,也可以寻找伊朗当地的合作伙伴。但对中国民企和个体商户来说,初来伊朗一定要找对合作伙伴,以免被骗。《环球时报》记者听说过一些中国商人的教训。比如,有做干果生意的中国人,仅凭在北京与伊朗商人的一面之交就倒腾起买卖,结果两车皮干果到了伊朗,却只收到一车皮的钱,最后连合作方的人都找不到了。有伊朗商人一开始很诚信,给中国商人发来的第一批货(2货柜)和第二批货(5货柜)及时结款,中国商人于是大胆放心地发第三批货(10货柜),但这时对方就提出“再发货柜才能结款”的要求,于是越陷越深,发的货越多,对方欠货款的次数和金额就越大。这看上去是一些小商小贩不愉快的经历,但也引起伊朗政府的重视。伊朗第一副总统贾汉吉里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到伊朗投资,最主要的是要找对伊朗的中间人,最好是由政府帮助找,而不是企业自己找,一旦找对了合作伙伴,中国企业在伊朗就会大有作为。

  有的中国商人说,虽然有些伊朗商人“翻脸不认人”,但多数伊朗人一旦与你建立感情,合作就很顺畅。伊朗商机很多,但需要足够耐心。伊朗人办事效率往往不高,如果没熟人,到政府机关常会“脸难看,人难见,事难办”。记者在伊朗工作了一年半,总的感觉是,到机关办事,总是要带一点礼品,如果你平时没有事,也要找到你经常联系的部门坐一坐,送一点水果。

  有的中国商人满怀信心而来,结果却扫兴而归。但也有成功的案例,涉及如何攻克语言关,如何合法经营。中侨国际旅游有限公司的费庆刚来伊朗两年,积累了很好的人脉。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有中国商人还经营起丝绸之路饭店。王虹、王俊姐妹经营的拓邦饭店管理公司(实际上是酒店管理团队)在伊朗很有名。王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是目前唯一与伊朗政府合作的中国团队,与我们合作的伊朗饭店管理公司是伊朗中央政府的直属公司,包括主席访伊下榻的伊朗自由酒店都属于这家公司。”几年前先到伊朗的王俊只会英语,在一家中国企业做翻译,后来成为办事处主任。因为感到当时配的波斯语翻译水平不好,王俊下决心学习波斯语,后来考上德黑兰大学伊朗学的研究生。王俊后来开了餐馆,请姐姐王虹来帮忙。生意发展很快,就有了拓邦饭店管理公司。

  在王俊看来,中国人来伊朗无非三种情况:学习语言、旅游和做生意,这给她带来很多商机,为中国游客提供旅游攻略,帮帮初来乍到企业和商户。时间长了,有中国人在街上与人发生口角,或在海关和机场遇到什么麻烦都去找王俊。从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到市区66公里,为保持诚信,她都坚持免费接送客人。

  王俊说,在伊朗发展,不能图眼前利益,不能只看小不看大,不能做违法生意,不能搞偷税漏税,靠不正当手段发展。并不是所有想在伊朗发展的中国商人都像王虹、王俊姐妹一样持照经营。一些人在伊朗开中餐馆,没有合法执照,许多家都是大门紧闭,通过微信、QQ招揽中国客人。目前在伊朗的华人华侨、中资企业员工总计不足万人。其中华人华侨不到2000人,多数是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后来伊朗创业的。与伊朗人结婚者不足200人,主要是中国女性嫁给伊朗男性。记者了解,伊朗还没有建立华人华侨协会,显得组织性不强。

  德黑兰司机赛亚瓦什希望到伊朗的中国人多了解伊朗文化,善于与当地人交朋友,他特别提醒说,在伊朗千万不要涉足“黄赌毒”。几年前曾有一个中国人被人告发,把一个当地妇女引入自己住所,结果被警方抓获,差一点判了极刑。在伊朗不要轻易对人翘大拇指,据说有“闭嘴”或“滚开”之意,非常不礼貌。看来,中国人要到解禁后的伊朗赚钱,要注意的事项还真是不少。(记者 周戎)
更多精彩:
免费SEO教程 https://www.lkeji.cn/

乐平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平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