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 正文

当妈后,有种“心酸”叫“让我安静五分钟”~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5-22

前段时间,因为忙,把姐弟俩送回老家半个月。

这次小别,加重了弟弟的分离焦虑,简直是一眼看不到妈妈就用尽生命的能量大哭。

我上个厕所,哭;去做饭,哭;转身拿个水杯,还是哭。

我必须无时无刻处于他的视线中,干什么都要妈妈陪。

搭积木,吃饭,睡觉,看书,甚至拉粑粑,擦屁股都得妈妈来,否则就哭给你看。

最受不了的就是早晨去上班。

只要一看到我换鞋背上包,小家伙不管在干什么,一定会立刻冲过来死死抱住我的大腿,任凭奶奶用他平时最喜欢的各种玩具、零食“引诱”都无济于事,小家伙只是仰着小脑袋,扯着嗓子一个劲儿地哭着“妈妈,不要,妈妈,不要……”,小脸儿上挂满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每当这个时候,我这玻璃心啊,真是稀碎稀碎。

还有睡觉,更是一把心酸泪。

刚回来那几天,弟弟怎么都不肯睡。

他倚在我怀里,像只小磕头虫一样,小脑袋就这么一上一下的晃着。即使困到上下眼皮都打架了,还要努力撑住。直到最后困到实在不行了,眼皮自动合上。

还有几次,弟弟吃着neinei睡着了。但小手始终紧紧攥着我的衣服。我只能躺在身边扮僵尸,大气儿都不敢喘。

因为我只要一不小心动一下,弟弟就会跟着醒来,哭天抢地地要妈妈,一边哭,一边小手空中舞动乱摆着,直到摸到我的脸,知道妈妈在身边,再吃上neinei,情绪才会慢慢平复下来。

然后,即使再睡着了,弟弟的小手还是会一直牢牢抓着我的衣服,睡梦中嘟哝着“妈妈,妈妈”。

我知道,他是生怕他睡着了,妈妈就会像之前那样消失不见。

包子奶奶看我白天上班,晚上照顾弟弟一直连轴转休息不好,说,“这孩子真是怪。在老家我带着他的时候可乖了,晚上吃完饭,给他洗个澡,早早地自己躺下就睡了,不哭不闹的!一见你,怎么事儿这么多啊。”

我听了,心里隐隐地疼。

谁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呢!

你看弟弟只有一岁半,但他已经知道,妈妈现在不在,我不能哭哭闹闹,不能撒娇耍赖皮,我得乖乖的!

但他的这种“乖”里面,该是夹杂着多少委屈、思念、恐惧和无助啊——最爱吃的neinei吃不到了,妈妈也跟着消失了。妈妈是不要他了吗?妈妈还会回来吗……

你的世界丰富多彩,而他的世界只有你。

所以,当小小的他终于盼回了妈妈的时候,那压抑的所有情绪终于得到了释放。

他撒娇,他耍赖,他哭闹,他打滚,他撑着不睡……其实都是在对妈妈说:“妈妈,我想你啊”,“妈妈,我爱你啊!”“妈妈,我不想和你分开”!

他用力表达着自己对妈妈的爱,表达着自己不敢在别人面前展现出来的最深层,最原始的情绪。

因为他知道,妈妈是最安全的,是无论他做什么都会原谅他的那个人。

想到这儿,我心底又生出一股心疼,这个小小的人儿啊,该是多么不容易。

于是,那些天,每天下班后,我放下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陪着姐弟俩,给他们讲故事,陪他们玩玩具,和他们拥抱、亲吻、倾听、交流。

我想,没有办法去弥补分离给弟弟带来的焦虑,那就努力用更多的陪伴重新建立起我们母子之间的信任和链接。

慢慢地,弟弟的焦虑有了一些缓解。

他终于不再是时时刻刻紧紧拽着我,而是可以自己嗒嗒嗒跑去一旁拍小皮球了。

不过,他会拍两下,就转过身,看看我,看我还在,然后继续拍两下,再转过身,看看我。

看我一直都在,就兴奋地举着小皮球,挺着圆鼓鼓的小肚皮,喊着“妈妈,妈妈!”

看着他神气的小模样,我冲他竖起大拇指,说“小汤圆真棒!皮球拍得好高!”

然后,他也学我的样子,伸出一根手指头,咧开小嘴憨憨地笑。

我松了一口气,我知道,这段突然的分离给带来的这个不算大但也不小的分离“创伤”终于得到了一些疗愈。

这是弟弟的一次成长,更是我的一次成长。

昨晚,小笼包听了一箩筐的故事,还迟迟不睡,我已经口干舌燥,嗓子冒烟,小笼包却意犹未尽,越来越兴奋。

最后一个故事——《让我安静五分钟》。看着大象妈妈想安静地洗个热水澡都不能实现的样子,我真是感同身受。

讲完故事,我说,妞啊,快睡,你也让妈妈安静五分钟。

“妈妈你累了吗?”

说完,小笼包竟突然坐起来,二话不说,握着小拳头就哐哐哐就开始给我捶腿。

这暖人心的小棉袄呦~

好吧,我不再奢求自己再是什么优雅的天鹅,什么风浪都可以平衡了。

工作家庭,孩子,生活,原本就相互交融!

人生的漫漫长路,只要能在不撞车不翻车的前提下一直朝着目标蜿蜒的前进,保证“不倒”的同时,去享受这个过程,尽管偶尔辛苦疲惫,但只要一家人彼此相爱,健康平安,就是一种最大的幸福。

夜里十二点。

小笼包终于睡着了。

我躺在两只娃中间,妆没卸,澡没洗,满身黏糊糊的臭汗。

我使劲儿睁开眼睛,瞅了一眼手机里下载了N久却一直没有时间看的《前半生》,然后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睁眼睛,一定又是新的一天。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