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新闻 首页> 政务> 正文

沙特推动OPEC不设产量目标 剑指伊朗

2019-08-06 14:24:28
  
OPEC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7日下午路透称,以前提起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它总是给人以“茶叶包”的印象--只有放到热水里才能发挥功效。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当今世界石油市场的状况也许几乎惨到不能再惨了,油价在每桶40美元左右的近七年低点徘徊不前。

  然而,OPEC非但没有团结起来,反而发现,沙特与伊朗之间深刻的地区差异让本已紧张激烈的油市份额之争愈加恶化,正在推动这个组织内部进一步分裂。

  OPEC上周五的六小时会议召开到一半时,突然爆发了有关OPEC特征定义的分歧。在知情人士称由沙特策划的一个行动中,OPEC成员国部长最终同意不再设定产量目标,这还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该计划不但出乎市场意料,也令部分OPEC官员感到震惊,似乎是对沙特劲敌伊朗重返油市的直接回应。伊朗此前曾明确表示,打算明年核制裁一解除就迅速重返全球石油市场。

  鉴于伊朗料向本已过剩的市场增加至多100万桶/日的供应,相当于全球供应增加大约1%,维持或将形同虚设的产量目标合法化--不管该目标多么不切实际--都不会是沙特的选择。

  “上限问题争议很大,他们决定不下来,”一位OPEC消息人士简要介绍会议内部讨论时说,“大家都不高兴。”

  稍早,另一位消息人士说“成员国之间有很大分歧,现在分歧更大,因为过剩供应不再主要来自海湾产油国,而是来自伊朗。”

  短期内,周五的会议结果对全球市场可能不会产生很大影响。自从去年以来,大多数OPEC成员国都在全力开采原油,以维护市场份额,应对来自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等迅速崛起的对手的竞争。

  而且,OPEC每日3,000万桶的产量限额基本上是象征性的,在实践中通常被忽略。

  但分析师说,放弃已如虚设的产量目标可能加剧OPEC成员国之间的价格战,令他们未来更不可能就任何市场举措达成一致,从而给油价带来更多压力。

  高盛在OPEC会后发布一份报告,称当全球存储容量都已经用尽时,市场可能需要通过“运营压力”来进行调整,高盛重申有关“油价将在更长时间内维持在偏低水准”的看法。

  **OPEC宗旨**

  OPEC成员国供应在全球原油市占率达三分之一,自55年前该组织成立以来,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设立产出目标,以试图影响全球油价。

  OPEC之前也曾经历过内部争执及冲突,包括1980年代伊朗与伊拉克两大成员国冲突,以及伊拉克于1990年代入侵科威特等等。

  但当前逊尼派与什叶派的种种冲突,让沙特和伊朗争吵不休,特别是在叙利亚及也门(叶门)问题上,导致OPEC两大成员国的关系更加紧张。

  “伊朗支持的胡塞(Houthis)民兵与沙特领导的部队在也门对抗更是于事无补,伊朗石油收入增加可能支应伊朗在也门、伊拉克及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安本资产管理投资策略师Robert Minter表示。

  他补充称,OPEC因此料将面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境地,在伊朗希望拿回遭到制裁之前的市场份额之际,海湾国家却并不倾向减少生产数量,因他们正感受到油价下跌所造成的预算压力。

  **浮现骚动**

  这次OPEC会议与上一次不同,六个月前OPEC举行上一次会议时,油价透露出在每桶65美元可容忍水平附近企稳的迹象;但随着油价意外跌得更深且更久,已危及OPEC国家的经济,上周会议的氛围注定要更加紧张。

  一如以往,周五早上时,大多数代表及专家均预期会议将行礼如仪地称许自由市场政策,并为产量上限背书。唯一可能的改变或是把每日产量上限调高至3,150万桶以反映当前产出速率,而不是大幅超过四年前重新设定的3,000桶。

  毕竟,虽然价格还是令人苦恼,但迹象显示,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欧那密一年前所主导的策略虽成效较预期慢,但正在奏效。美国产油热潮冷却,同时全球石油需求在加快。

  OPEC进行三个多小时后,当官员们午休用餐时,首度浮现骚动的迹象。

  开始有人流传OPEC已确实同意提高日产量上限至3,150万桶--但数据是否包括重返OPEC的印尼产量就不得而知,使得此数据有900万桶的误差空间。

  虽然上限调高对实际产量不会有实质影响,但这个消息却掼压油价每桶下跌多达1美元,推低美国原油CLc1跌回40美元以下,这样的市场反应可能让官员们感到气馁。

  **鲜少提及伊朗供应问题**

  当时,许多人预计很快会休会,就像六个月前会议一样。但事实上,官员们却仍在闭门谈判。又过了两个多小时,部长们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许多官员一言不发地迅速赶往机场。

  那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仍不得而知。但数位OPEC消息人士称,部长们最终达成决议,即相较于提高产量上限,根本不设定上限对油价的负面影响更小。

  部长们似乎没怎么讨论伊朗产量问题,尽管几个月来有一点一直很明确,即伊朗重返油市可能是OPEC在2016年面临的最大挑战。

  “我们花了两分钟讨论这个问题。你不能阻止一个主权国家重返市场。所以,相关争论都是无关痛痒的,”尼日利亚石油部长Emmanuel IbeKachikwu称,“事实上,我们的立场是,伊朗将取代某个非OPEC成员国。”

  “就沙特而言,他们没有盟友。因此,维持产量政策不变对其而言更有道理,”资深OPEC观察人士、智库Pira Energy创始人Gary Ross称。

  各国石油部长之后寻求淡化矛盾。大多数部长认为在几个月里没有产量目标没什么问题,并同意在伊朗重返市场后制定新目标,期望届时美国石油产量会更快下滑。

  一些部长表示,他们讨论OPEC秘书长巴德里继任者的时间要长得多。巴德里的任期即将届满。

  但有一件事情是明朗的,那就是周五的决议绝对不会令非OPEC产油国减产。

  “OPEC在自己增产的情况下却建议减产,这让我感觉很奇怪,”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执行长谢琴(Igor Sechin)上周在OPEC会议开始前向路透表示。(完)

  (编译 王颖/杜明霞/张明钧/李婷仪/许娜;审校 郑茵/王兴亚/李爽/徐文焰)(路透)


更多精彩:
律师事务所 http://www.bjfrlf.com

乐平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平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