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覆辙(盛照临林予)阅读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5-22

《》小说主角是盛照临林予,这里提供覆辙盛照临林予小说,覆辙主要说的是。我睡不着的时候,一直在想,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好,哪里惹你生气了,我搞不懂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别人了。

《覆辙》精选:

林予迟疑了两秒,这个问题着实令人头疼。

他不想承认,但心里又很清楚,自己碍着面子否认,就等于把盛照临推到一个更远的地方。

很伤人。

等他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迟疑更令人产生联想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想过我吗?”盛照临抬手掐着他的下颌线,用力掰过来,强迫他看向自己,“问你话呢。”

林予的视线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瞟。

喉结因为过分紧张而滚动了一下。

盛照临的身高比他高出一截,力气出乎意料的大,下颌骨被掐得隐隐感觉一阵酸痛。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

盛照临的瞳孔漆黑,在房间灯光的映照下,仿佛盈着一层水光,灼灼发亮。

林予在这样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丝期盼。

终究还是没忍心否认什么。

盛照临的无名指抵着他的下巴,向上一顶,两人的鼻尖几乎都快要碰到一起。

耳畔萦绕着的是对方的呼吸声,脸上甚至还能感受到那股热度。

气氛格外的暧昧。

林予的心脏几乎快要蹦出嗓子眼,手里的青椒被他捏扁了。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盛照临看着他轻颤的睫毛,忍不住偏了偏头,试探性地一点一点地贴过去。

林予迅速反应过来,转头拍了头大蒜,“家里有醋吗?”

盛照临闭了闭眼,弯腰将移动橱柜拉开了。

林予切完青椒,还以为这尴尬的一幕算是越过去了,又忽然听见他说:“你怎么不问问我?”

还不等林予开口,盛照临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跟你分开后的每一天,我都还是会想到你。”

盛照临低着头,声音很轻,更像是自言自语。

“我盼着你的事业兵荒马乱,生活颠沛流离,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林予被勾起的小感动瞬间烟消云散。

“刚开始我每天都这么诅咒着,我真是恨死你了。”

林予静静地听着他恶毒的诅咒,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也不生气。

只是感到有点震惊。

真这么恨他么?

他以为盛照临这几年应该过得很好,起码比他好……

因为盛志寅曾经信誓旦旦地和他说过:“我儿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同性恋,全都是因为你!我们给他创造了最好的生活条件,他原本可以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有妻子儿女,等到老了享受天伦之乐。而你呢,你能给他什么?你以为他没了我们,又能给你什么?”

“你的家里人知道你做的这些龌龊事情吗!”

“真是不知廉耻。”

那些话就像是一道道鞭子抽在他身上,疼得厉害。

“我睡不着的时候,一直在想,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好,哪里惹你生气了,我搞不懂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别人了。”

那么多年的感情,为什么说散就散了,到底还有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

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重新原谅我?

你到底还爱不爱我了?

后边这些话盛照临没有说出来,太矫情,太丢脸。

因为该做的他都做了,该说的他也都说了。

林予的答案始终如一。

他花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渐渐地接受了这个崩溃的事实:分手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他到底还爱不爱我”这个问题,变成了“他到底爱过我吗?”

“对不起。”林予知道自己当年的那个决定对盛照临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但从来没想过,他会一直纠结这些问题。

甚至打击到了他对恋爱的自信?

盛照临看着他,“‘对不起\\’是最没有用的三个字,我到现在还是很恨你。”

因为林予从这段感情里走出去了,可是他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帮我?”林予很费解。

盛照临耸耸肩,“无聊,做做慈善。”

顺便让你后悔甩了我。

林予自然不会相信他这种的鬼话,“你不就是想让我重新爱上你,跟媳妇儿离婚,然后再甩了我么——你想得美。”

盛照临磨了磨后槽牙,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他,一了百了。

林予做饭本来就不快,切个菜都得好半天,再加上盛照临一直杵在边上碍手碍脚,三菜一汤硬是折腾了两个钟头。

盛照临用手叼了块西蓝花,咬下去的时候眉心一蹙。

“怎么样?”林予问。

“不怎么样。”盛照临实话实说。

这道菜煮过头了,口感烂烂的,还很咸。

比学校食堂的还难吃。

简直难以下咽。

“我早说了叫外卖了,你自己不听,我不管,我就着水平,你爱吃不吃,我不伺候了。”林予摘下围裙挂到墙上,“反正你那些钱我都会一分不差地还给你的。”

盛照临没接他话茬,“看来你平常在家是真不会做饭。”

“一个人做菜不是麻烦……”林予顺嘴就接了上去,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盛照临的视线已经撞上来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盛照临问。

“我老婆不会做东西,我做菜慢,然后就……”林予被他盯得有些语无伦次。

他平常面不改色心不跳说谎的前提是要有腹稿和心理准备,这猝不及防的一下,舌头都快要打结了。

而且盛照临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

“放屁。”盛照临打断他,一针见血地说,“你家就你一个人住,上回我过去就连餐具都是一套的。”

林予无话可说。

“你老婆呢?”盛照临问。

“我们分开住了。”林予说完这话又想起来刚才盛照临那个问题他完全可以用“我老婆这阵回娘家,餐具容易落灰就收起来了”这样的回答完美地绕过去。

果然是年纪大了,反应速度不行了。

“吵架了?”盛照临眉角一扬,脸上就差没刻上“幸灾乐祸”这几个字。

“这些私事没必要跟你交代的这么清楚吧。”林予强行挽尊,虽然没什么屁用。

盛照临的眉心又皱了起来,吃了筷土豆丝说:“难吃,怪不得你老婆要跟你分居。”

嘴上这么说着,右手又不自觉地夹了几根塞进嘴里。

林予夺过筷子,“难吃你还吃。”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不嫌弃你的手艺的。”盛照临说。

林予把饭菜一一端到桌上,盛照临跟在他后边问:“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已经跟你老婆离婚了?”

林予白了他一眼,“你想多了。”

“那就是在冷战。”盛照临虽然还没结过婚,倒像个过来人一样分析了起来,“你们这种情况我见多了,迟早的事情。分居和离婚就差一张证。”

“你又知道了。”林予夹了块西蓝花,发现真是难吃得一匹,也难为盛照临还能细嚼慢咽地吃进去。

这顿午饭结束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

盛照临从冰箱取出一个充满艺术感的透明容器,里面的茶水呈半透明色红糖色,乍一看像是没了气的可乐兑了水,瓶口处漂浮着几片鲜柠檬。

这是他一早爬起来弄的柠檬茶,因为太久没做,第一次还失败了,红茶味太重,又苦又涩,只好重新弄了一次。

他在厨房偷偷尝了一口,感觉冰镇过后的口感比早上好很多。

他把柠檬茶倒入两个一模一样的透明杯子里,插入吸管,又特意把新鲜柠檬切成两薄片,卡在杯口。

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尝尝看吧。”

林予接过杯子,指尖感到一阵凉意。

好在客厅里的空调温度打得很高,冰镇的喝进去挺爽。

“是不是比上次那家饭店的好一些?”

盛照临说话时一直盯着林予的嘴唇,心里那点“这可是我花了很长时间准备的柠檬茶,知道你一定喜欢,你就不要抗拒内心,快找点什么词夸夸我啊”的小心思都已经从眼角溢出来了。

“嗯,还不错。”林予的视线从他脸上移开,又吸了一口。

盛照临却一直盯着他,盯得人耳朵都在发烫。

电视里放着一档热门综艺,声音很大,但两人的心思却都不在电视上。

不知不觉地,林予手里的柠檬茶见了底。

“还要吗?厨房里还有。”盛照临立马问。

“哦,好啊。”

盛照临端着柠檬茶出来的时候,林予兜里的手机“叮”了一声。

是赵云霓发来的消息。

-你在家吗?我给你带了点吃的,还有给你买了条围巾。

底下是一张围巾的照片,灰黑色格子,叠得整整齐齐,躺在精致的礼盒里。

-我马上回。

林予扭头和盛照临道别时,对上了一双冷漠至极的眉眼,以至于说话时都有些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回去了。”

盛照临运了口气,想说的话最后还是咽了回去,他淡淡地“哦”了一声。

声线清冷,不爽的情绪呼之欲出。

“你……”林予想说那回头再联系,但不知道怎么的,这话在喉咙口滚了一圈,变成了,“慢慢喝。”

“不送了。”盛照临压着情绪,面无表情地说道。

林予出门还没走远,就听见屋里“砰”的一声巨响,很像是玻璃砸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他还以为是盛照临手抖摔了杯子,紧接着又是一阵叮咣乱响。

他凭着这声音都能想象得出桌椅板凳乱飞的场面。

这次他可以确定了。

盛照临在砸东西。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