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新闻 首页> 情感> 正文

“问题少年”被女民警感化交代盗窃大案

2020-03-22 03:19:45
  

提审时,齐艳艳坐在小龙面前,两人就像是姐弟俩在聊天。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今年17岁的小龙(化名)在上小学时成绩中等偏上。然而,在经历父母离婚、家长无暇照顾、和父亲吵嘴挨耳光等事情后,小龙离家出走并加入一个盗窃团伙。被警方抓获后,小龙不配合交代案情。海淀公安分局预审大队未成年人案件审查中队的民警,采取聊天式提审方式,让小龙慢慢得到感化,最终交代了一起涉及多省市的盗窃大案。

近日,记者走进海淀看守所,对北京市首个未成年人案件审查中队的民警进行跟踪采访,揭秘他们是如何对“问题少年”进行帮教的。

□提审

与其说讯问更像姐弟聊天

齐艳艳是海淀公安分局未成年人预审中队的一名普通民警。8月7日下午,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填写提审单,准备提审小龙。

“你问我提审他多少次了,真记不清了,只记得从今年年初至今,提审单快填满四张了,前后快40次吧。”齐艳艳告诉记者。

“前两天,我听管教说,你和同屋的打架了,说说是怎么回事……”小龙刚被带进提审室,屁股还没坐稳,齐艳艳就开始发问了。记者注意到,齐艳艳并没有坐在提审桌后方,而是端了一把椅子坐在了距小龙不足半米远的对面,以拉近距离。

“他故意跟管教少报数,导致整个屋里少拿俩馒头,我问他,他还骂我,一生气我就打了他,其实我就是看不惯他老欺负新来的……”小龙有些不服气。

“你真有面儿,就因为俩馒头,我平时少给你带吃的了?瞧你这点出息,我看你就是想‘拔份儿\\’,要是因为这事加刑犯不上,这件事我对你很失望……”齐艳艳对小龙说。

聊了10分钟,齐艳艳的“絮叨”明显起了效果,小龙不再歪着脑袋回答问题,两眼直勾勾盯着齐艳艳。交谈过程中齐艳艳不时用手抚摸小龙的头以示鼓励。

倘惹不是小龙戴着手铐,此时的画面在记者看来,更像是姐弟聊天。

□回顾

一瓶雪碧感化17岁倔少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面对小龙这样的孩子,最重要的不是审讯,而是放低自己的姿态,走到孩子的心里,跟他做朋友。只有让他知道,有人信任他,有人相信他可以改好,才能消除他们内心的犯罪意图。”齐艳艳说。

据了解,2015年1月23日晚,小龙正在网吧玩网游,酣战之中他被民警控制,虽然他只有17岁,但这已是他第三次被抓。

小龙被抓前,海淀区天秀花园一处住宅发生盗窃案,住户家中价值10余万元的财物被盗,海淀警方通过现场勘查,逐步锁定了小龙和另外几名嫌疑人。

进看守所后,小龙“铁嘴钢牙”,只承认那一起案件,但警方掌握的证据显示,发生在本市的多起入室盗窃案都与他有关。

“每次提审时,他只是低头抠手指,偶尔回答几句和案件毫无相关的问题,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齐艳艳说。

除夕当晚,齐艳艳为小龙打了份饺子,与此同时,在审讯室的桌子上还放着他最爱喝的雪碧。这个除夕夜,小龙感受到久别的温暖。从此,小龙对齐艳艳的态度有了改变。

“她不像我以前见到的那些警察,从来不骂我,她总是陪我聊天,给我讲政策,还经常给我买吃的、买书,待我像弟弟一样。”小龙说。

“因为有了这份信任,所以我想都说出来。”小龙告诉记者,后来,他向齐艳艳如实交代了自己这些年来伙同一个上百人的团伙,流窜广东、广西、北京、上海等全国多省市入室盗窃百余起的犯罪事实。

□探因

挨父亲一耳光后开始学坏

“我们要追寻的,除了案情真相,还有问题少年家庭教育、心理问题的真相,只有这样,才能对症下药,才能在后期更好地帮助他们。”齐艳艳说。

小龙在小学五年级时父母离婚,此后他由父亲抚养,并被父亲带到广州,父子俩以开面包店维持生计。小龙的姐姐跟随妈妈前往广东韶关。哥哥外出打工。

“父亲每天都在打理面包店,根本没时间管我。”小龙回忆说,原本他在广州上初中时成绩不错,全班50人他能排在前20名。

小龙说,他从小学时便开始喜欢打网游,初中时,父亲每星期给他70元钱生活费,因为住校,他时常跑到网吧玩游戏,光上网每星期就要花掉50多元,剩下的钱只够他天天在学校喝粥啃馒头。

2012年7月正值暑假,因为无聊,小龙向父亲提出想回老家,没承想父亲不同意,为此爷俩还吵了起来。愤怒中,父亲扇了他一记耳光,并放出狠话,“如果回去就别再回来”。

从此,处于叛逆期的小龙辍学,并加入盗窃团伙,在“大哥”的带领下,与十几个像他一样大的未成年人流窜全国盗窃作案。

□恶化

孩子得不到父亲关爱回团伙

“这孩子本质并不坏,就是身边没有一个好环境,没有人好好引导他才误入歧途的。”齐艳艳说。

有一次,小龙和团伙其他人在辽宁盗窃后被当地警方抓了。因小龙只承认了被抓的那次,且不满16周岁,后被拘役了7个月。

“小龙后来告诉我,在他被处理时,想到了父亲,然而电话那头的父亲只是淡淡地说,让他好好地在看守所里待着。”齐艳艳说,小龙父亲没有去看他,让他感到很失望。释放后,小龙也没有给父亲打电话,而是再次回到了团伙中。

齐艳艳告诉记者,自小龙进入看守所至今,她曾五次和小龙父亲联系,希望他能看看孩子,给孩子送些衣服,但每次都被他拒绝。

“他说和孩子很多年没联系了,没什么感情,而且他也没钱来北京。未成年人都是处于青春期叛逆的时候,这一阶段的孩子情绪不稳定,大部分孩子在犯罪之初都是临时起意,父母此时如果不关心孩子的心理健康,很容易让孩子走上歧途。”齐艳艳叹着气说。

齐艳艳认为,孩子在青春期的时候,正是父母工作压力最大的时期,但这时候家长既有抚养孩子的责任,还有照顾老人的责任,压力太大让家长没机会和孩子谈心,所以很多未成年人误入歧途都是因为父母在这一时期“放养”的态度造成。

“要是学校老师能够尽责,发现学生出现逃学旷课的行为时能及时批评教育,小龙或许不会有今天这个结局。”齐艳艳说。

据了解,小龙即将被检方起诉。小龙刑满后,警方将联合在看守所内设立的司法社工站,找相关学校培训小龙或给小龙联系工作,以便其回归社会。

■警方举措

办案民警有心理学知识

“按照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中的相关规定,在刑事案件侦查中贯彻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保障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相关权益。”齐艳艳说。

齐艳艳介绍,海淀公安分局预审大队于2012年开始探索如何更好地保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司法实践中的合法权益,更大限度地使其接受矫治回归社会。2013年4月,预审大队首先成立了6个专门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案件审查室,选派责任心强的女民警加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案件审查室,发挥女民警独有的性格和爱心优势,更好地开展未成年预审工作。2013年12月,预审大队开始在全局范围内选调16名法律水平高、责任心强,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善于与人交流沟通,并且具有一定的心理学知识的优秀民警,组建未成年人案件审查中队。经过几轮筹备,2014年7月1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审查中队正式挂牌成立。

社工当“爹妈”协助维权

在海淀区看守所,走进孩子心里的,除了像齐艳艳这样的民警外,还有一群不穿警服的人。

海淀公安分局预审大队副大队长兼未成年人案件审查中队中队长刘浩说,海淀公安分局还和北京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务所开展合作,事务所在海淀看守所设立司法社工站。

目前,非京籍未成年人犯罪所占比例较大,而一些身处外地的家长,由于经济条件等原因,无法来京参与对孩子的预审工作,为了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得到家长同意后,司法社工可以“监护人”的身份旁听审讯,防止发生诱供、非法取证等问题。同时,司法社工可在民警不在场的情况下与未成年嫌疑人进行谈话交流,并开展相关社工服务。

另外,除未成年人家属不同意的,司法社工还会对未成年嫌疑人的个体状况、犯罪及法律法规认知状况、家庭与社会交往状况、违法犯罪原因、回归社会的有利和不利因素进行综合分析,并形成羁押必要性评估结论,作为其刑事拘留后下一步变更刑事强制措施的重要参考依据。

刘浩说,通过这种民警与社工相互配合、由社工对未成年嫌疑人进行专业干预的工作模式,能有效缓解未成年嫌疑人的抵触和逆反心理。

“随着现代少年司法理念的确立,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面对未成年人,我们执法部门也要逐渐转变理念,要以‘打击为辅,教育为主\\’。在最后一个环节上,给孩子鼓励和希望,挽救每一个走到社会边缘的孩子。”刘浩说。

京华时报记者周鑫


更多精彩:
无极娱乐 http://www.gamezhuce.com

乐平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平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