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新闻 首页> 时尚> 正文

81岁王蒙谈首获茅奖:作品冷冻34年获奖是意外

2019/7/18 9:34:58
  

  本报记者 周南焱 陈涛

  昨天下午,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揭晓,五部获奖作品分别是: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这边风景》、李佩甫的《生命册》、金宇澄的《繁花》、苏童的《黄雀记》。本届茅盾文学奖先后经过六轮投票,从252部长篇小说中最终选出这5部作品,81岁的老作家王蒙首次获得茅奖。

  252部长篇六轮筛出5部

  这届茅盾文学奖参评数量惊人,共有252部长篇小说参与竞争,其中不乏贾平凹、王安忆、严歌苓等名家。

  8月12日公布了10部提名作品,除去本届获奖作品外,其它进入10强的作品包括范稳的《吾血吾土》、阎真的《活着之上》、林白的《北去来辞》、红柯的《喀拉布风暴》和徐则臣的《耶路撒冷》。最终由61位评委投票,从10部提名作品中选出票数前5名的作品。

  上届茅盾文学奖六轮投票,每一轮投票都进行公示,并公布每位评委投票的情况。这一届仅公布了第五轮提名、第六轮评委投票情况。一些评委透露,这是评委会吸取近两届茅奖、鲁奖评奖的经验教训,在评选程序上有些修正,有意只公布第六轮的投票情况,以减轻各个评委的压力。在第六轮投票中,票数明显拉开差距,前5名获奖作品的票房都超过40张,后5名落选作品票数仅几张或十几张,林白的《北去来辞》仅获5张票,排名垫底。

  “评委非常严肃,逐轮筛选出5部获奖作品,非常公正。”评委周大新是第七届茅奖得主,他认为这5部作品出版后就在社会上产生影响,且得过其他奖项,有广泛民意基础。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评委张清华也认为5部获奖作品质量很好,但一些没获奖的小说也是好作品,评奖终归是一件遗憾事。他举例,韩少功的《日夜书》、王安忆的《天香》、贾平凹的《古炉》、林白的《北去来辞》等也很好,可能因为王安忆、贾平凹已经得过茅奖,有些作品在某方面还欠火候,最终未能获奖。

  格非长篇三部曲票数第一

  此次票数第一的是格非的《江南三部曲》,收获57张票。

  《江南三部曲》包括《人面桃花》《山河入梦》《春尽江南》,格非从上世纪90年代即已酝酿构思,《人面桃花》早在2004年就已面世。这一系列作品被认为呈现出“一个世纪以来中国社会内在精神的衍变轨迹”。去年,格非获得鲁迅文学奖,这次得茅奖,可谓“双奖”作家。

  “在获奖作品中,我个人首推《江南三部曲》,这是当代文学史上诞生的非常重要的作品。从艺术上讲,这部作品修复了传统小说的叙事观念以及语言、美学上的东方性。”张清华说,格非没有采用过去常见的进化论,而是用来源于《红楼梦》、道家和禅宗的传统历史、哲学观,来处理20世纪直至当下的社会变化史,写出了现代性的悖论,写出了社会变革带来的种种问题。

  在张清华看来,《江南三部曲》也是一部知识分子心灵史,从个体生命角度来写历史,同时又波澜壮阔,是一部罕见的鸿篇巨制。格非、苏童是上世纪80年代先锋文学流派的代表性作家,此次两人同时获茅奖,也是对他们这些年来创作成就的肯定。“苏童的小说质地圆润、手艺精湛,《黄雀记》通过个人的成长经历,辐射到更加深远的历史,以及特定年代复杂的文化与心理构造,启示性、批判性非常突出。”张清华说,苏童获奖是实至名归。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评委陈晓明说,苏童的小说一直以纯净优雅而得到读者喜爱,是当代少数明星作家之一,有固定的铁杆粉丝群。苏童酷爱写年轻人的生活,尤其是他的枫杨树乡或他的香椿街,《黄雀记》就是重写香椿街的往事。在他看来,这部小说的历史内涵还可再加拓掘,但小说艺术值得赞赏,叙述结构非常精湛,并非中国长篇小说常见的那种平铺直叙。

  王蒙获奖包含致敬意义

  王蒙的《这边风景》以其擅长的新疆农村为背景,为读者展示了一幅现代西域生活的全景图。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王蒙“窖藏”30多年的70万字长篇。

  王蒙虽然身为新时期文学的一位标志性作家,之前却未获过茅奖,此次终于得以加冕。陈晓明坦言,从茅奖的角度来讲,不一定是作家最好的作品获奖。此次王蒙以耄耋之年获茅奖,评委们既考虑了其作品的价值,也是对其以往文学成就表达敬重。

  陈晓明认为,《这边风景》是一部极独特的作品,它写于“文革”期间,待完稿时“文革”已结束,王蒙把它束之高阁。上世纪80年代初期略有修改,但又放弃了。30多年过去终于出版,各方面都认识到它有不容忽略的价值。“王蒙的作品真实反映了上世纪70年代的农村生活,反映了少数民族的生活。”他表示,小说中也写到其时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但王蒙并未宣扬和夸大。

  “王蒙的小说写他在新疆下放、工作的那段时期,离现在比较久远,呈现了当下罕见的历史原貌,产生了一种阅读上的震动。”张清华说,《这边风景》对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风俗习性、人物群像的书写很明朗,对今天感知历史,感知兄弟民族的生活和文化非常有意义。

  《繁花》将被搬上大银幕

  金宇澄长篇沪语小说《繁花》2012年发表后,获誉“史上最好的上海城市小说之一”。目前该小说正被导演王家卫拍成电影。

  “说到上海叙事,自白话小说盛行以来,一直到金宇澄的《繁花》横空出世,大约有四位作家是绝对绕不过去的。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他们分别是韩邦庆、张爱玲、王安忆、金宇澄。”评委王春林如是说。

  本届茅奖评委会副主任李敬泽曾评价,“在现代以后的中国小说中,得到《红楼梦》真正精髓的其实不是很多,应该说金宇澄是做到了。”“《繁花》的语言最为人称道,不只是它用了大量的沪上方言,而是那种简洁准确、清雅质朴,它表明沪上文学及文化传统在当今的命脉传承。”陈晓明说,这部作品得票数不是最高,可能是有评委觉得它一定能获奖就不投了,也有可能是对文学的理解不一样。

  《生命册》是河南作家李佩甫继《羊的门》《城的灯》之后的又一部力作,主人公“我”是一个从乡村走向城市的知识分子。陈晓明认为,小说主人公骆驼的故事可以看出当代中国社会大转型的狂热景观,骆驼在城市里也可以大显身手,也一度成为市场经济时代的弄潮儿,但终究一败涂地。在他看来,李佩甫始终保持着一颗乡村的心灵,对剧烈变动的现代社会投去质疑与批判的目光。李佩甫为人低调,昨天他的手机关机,也许是在婉拒采访。

  获奖者说

  王蒙:作品冷冻34年获奖是意外

  对于获奖,我有不好意思的一面,从读者的期望来说,我应该有更多更好更新的作品,这次并没有做到。但是我也很高兴,这是一部大约40年前开始写的书,书已经被我自己否定了,放在“冷宫”里头,写完以后冷冻了34年,结果现在还能被接受、得奖,这也是和任何其它得奖作品不一样的地方。这部书算是“文革”后期开始写的,“文革”结束以后改好的,不过改好后,我又觉得它不符合当时的某些情况,所以我就放在一边。得奖后我不会庆祝,因为我现在要办的事情还特别多,工作还多着呢,再就是我毕竟已经81岁了。但是毕竟这是件好事儿。

  苏童:获奖有运气成分在

  获奖了心情还好,都快成老人家了,即便很开心,但是也不能翻几个小跳。我的习惯就是有什么好事,开一瓶好酒。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我会喝点好酒。尽管我自认为这部书是我很满意的,但我从来觉得获奖与否是一件没办法预测的事情,因为不管好结果、坏结果,你都必须同时接受一个事情。当运气比较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就出现好的结果,这一次就是好的结果。每个获奖者我相信都有运气成分,不是说中国只有这5部好长篇小说,主要是那61个评委觉得你好,才会有这么个结果。

  格非:获奖对我坚持写长篇是鼓舞

  前一段时间去内蒙古度假,待了一个星期,今天(注:8月16日)上午刚从阿尔山飞回北京,下了飞机,快12点时,就有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得奖了。后来网上一公布,才确信这件事。我觉得还是很高兴,今年61个评委集中在一起评,评出他们认为比较重要的作家。至于外界认为“史上参评最激烈”,我倒觉得激烈与我没关系,因为除了知道这件事情外,参评者完全在局外。没什么庆祝,我中午还吃方便面,晚上我儿子也不在家,我老婆熬点小米粥,随便喝喝吧,我们日子过得都很简单。朋友如果有聚会,那就一起喝喝茶。

  从我个人来讲,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过一段很痛苦的思索,就是要不要改变写作方法,一边改变一边心里犯嘀咕。当然,作家不应该完全按照读者和世俗来创作,但是反过来,写作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和读者交流,读者认可你的作品,对作家很重要。这次获奖对我今后写长篇小说会是一个鼓舞。

  王蒙先生和李佩甫的作品都没看过,我不能胡说。苏童和金宇澄的作品我都看过,都是很优秀的作品。一直以来我和苏童就是很好的朋友,他的作品我几乎都看了。我觉得虽然苏童的影响力已经很大,但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看,他还是被低估的作家。金宇澄的作品,让我很吃惊,用了一种全新的方法来描述他笔下的世界,特别强调细节和生活的氛围感,这种东西在中国当代文学创作里不多见,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尝试。

  金宇澄:感谢年轻读者喜欢小说

  我非常高兴,非常感谢评委,感谢读者。其他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关于这本书,我有两个没想到。一个就是很多90后、80后读者关注,这是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的。我是50后,以为只有差不多年纪的人会看这本书,后来发现有很多年轻人都喜欢这本书。再一个没想到就是还有很多原来不读小说、非文学的读者会喜欢这本书。感谢最早认可并刊出这篇小说的《收获》杂志,他们不但予以发表,并且配了两篇评论,这在《收获》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我要感谢喜欢和帮助这部书出版的这些朋友。

  这部书采用上海方言写作,起初我也有些担心读者会觉得不习惯,后来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其实,每个作家都有自己成长的环境,他(她)也对那个环境最熟悉,使用方言写作,就是想让人们意识到每个人是如何开始学说话的。

  链接

  作为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茅盾文学奖是根据著名作家茅盾遗愿,为鼓励优秀长篇小说创作而设立的,是中国长篇小说最高奖,每四年举办一届,自1982年开评至今,已逾30载。自上届起每位获奖者奖金高达50万元。

  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副主任由李敬泽、阎晶明出任,主任则由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出任,不过根据最新修订的《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评奖委员会主任主持评奖工作,不参与投票。

  迄今为止,张洁是唯一获得过两届茅盾文学奖的作家,作品分别是第二届的《沉重的翅膀》和第六届的《无字》。茅盾文学奖的评选要求规定同一作者不宜连届获奖。


更多精彩:
刷赞 http://www.6ass.cn

乐平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平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